闻光

有一趟机车从京城直通江南。
有一方水土河清海晏。

信仰

读完残次品最后二十余章,除了赞叹甜老师笔下功力又精进了和被结局的排场震到了以外,竟然有些无话可说。

借用甜老师收尾的最后一段话:

“人们生于信仰,毁于信仰。”

“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

一如既往的,林将军和陆总长他们都很好。从林将军和陆总长分别十六年开始追文,到如今也过去好几个月了,勉强也算是看着他们从一开始的君子之交到最后在八大星系连天的战火中硬生生打出来的,带着血味的更进一步的感情了——我最终还是最喜欢这样的感情状态的。

林闷骚,毒舌,却带着一丝不合时宜的温柔和深情。

比心活泼,开朗,却走过了化成办公桌上七道刻痕的十几年。

他们都生于信仰,也曾毁于信仰。最后却在信仰的灰烬...

2017-11-09

闻光·十三

重申一下默读的时间轴还在七年前
没有舟渡谈恋爱什么事
不过大概有七年后和顾帅回大梁之后的番外(?)

十三
骆闻舟陶然等一干人在费渡家里折腾完已经快九点了。
即使这小鬼一直坚持自己的母亲并非自杀,但哪怕是后来闻讯赶来的几个老警察也都没有再发现什么可疑的证据。在几轮的搜查之后,老警察们也纷纷得出结论,这位温柔的女性平日里似乎是个不折不扣地家庭主妇,很少和外界有联系——事实上,费夫人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仿佛就剩下了费承宇和费渡这两个点,他杀的观点实在是有些站不住脚。
“先收工吧,”最后还是带骆闻舟和陶然的那个老警察做了决定,“保护现场,等费承宇赶回来再盯一下有没有新的进展。”
除了骆闻舟和陶然,其他几个来帮忙的...

2017-10-25

闻光·十二

这次没到一个月!(有脸说)
还是两边都在走剧情…
我猜下章顾帅才有机会交流教育熊孩子的经验。
王晓娟之前出场过的,还会有一点戏份。
一切正经情节属于皮皮一切瞎扯属于我。

十二
“嗳呀……”陶然蹲在费渡身侧看着一高一矮的两个人眼神对上,叹了声气,登时感觉有些脑仁疼。
——这头骆闻舟刚下了几乎是确定的通知,那头就被费渡生硬地给顶了回去,自诩老子推理天下第一的骆闻舟骆大侦探的脸被竟然被一个小鬼打得啪啪作响。
脸疼。
现下,两个人的脸色都说不上好看,硬生生地用冷场把他给夹在了中间。
没有半点想要缓和的意思。
“闻舟……”陶然只好抬头看了骆闻舟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跟个小鬼较真做什么!
骆闻舟“啧”了一声,转身走了:“喊的...

2017-08-16

闻光·十一

两边过一下剧情
感觉骆队可以和顾帅交流一下和熊孩子相处的经验了。
其实这篇文真的是傻白甜
相信我

十一
骆闻舟第二天一大早十万火急地赶到派出所的时候惊呆了:偌大一个办公室,除了他对桌的陶然安安分分地坐在电脑之前,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操作什么之外,所有的民警们都不见踪影。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表针赫然指向八点零五,按理来说应当是这个办公室里最热闹的时候。
此情此景着实有些诡异了。
他挠了挠头,退出门去重新开了一遍门,这回陶然察觉到了门口的动静,抬了下头,朝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应该是没有进错门。看到陶然熟悉的笑脸,骆闻舟这么想着,一边不着头脑地拎着自己豆浆油条的标配早饭,绕进了自己的座位。沿途他看见有个...

2017-08-01

闻光·十

谢谢大家我又回来了(……
久等了
最近期末渡劫,咳,然后下午考试,写了一章以攒人品
概括一下全文内容就是,两分靠原著和百度,八分靠瞎掰,不要当真不要当真
阎王殿的“万顷星河”和“灯火通明”的描写取自镇魂原著,专门去翻了翻那段,感觉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描写了就,嗯
赵处有那么——好。作为本文里面唯一一对已经成了的,赵处和沈老师就负责撒撒狗粮吧(??)
下章更新时间成迷,当然七月份放假以后应该会更快点吧……应该
希望你们看完不要打我,好了我废话完了


    随后赵云澜又问了骆闻舟几个问题,骆闻舟倒蛮配合,问什么都是知无不言,顺嘴还问了几句特殊调查处的八卦,可以说是相当相谈甚欢了。当...

2017-06-30

闻光·九

放心放心…没有坑
最近有点儿忙,而且剑三新赛季,沉迷散排去了
见谅!


小区门口的面馆不大,特意贴了一面墙的镜子来扩展空间,里面统共只有两排桌椅,现下只有最靠里的那一桌坐了三个各具特色的顾客。
正是赵云澜,沈巍和顾昀三人。
现下,赵云澜和沈巍坐了一边,顾昀一个人坐了一边,三个人隔着一张木桌,桌上摆了三碗热腾腾的汤面,一时间竟然没人说话。
一直到赵云澜三下五除二地把碗里的面条统统咽下肚,他这才抽了张纸巾,边擦嘴边公事公办地问话,神色也很恳切:“顾昀是吧?我们是特殊调查处的,我叫赵云澜,他是我们顾问沈巍,专门负责类似案件。我们今天过来是想了解一些情况的,希望将军能配合一下。”语气轻松得仿佛他挥挥手就能结束...

2017-05-14

闻光·八

考前攒人品
谢谢谢谢


四圣归位,大封消散,鬼王生魂,轮回终立。
万山同哭,哀悼着旧时代的彻底消逝,又庆祝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等尘埃落定,沈老师足足躺了一周,才又活蹦乱跳地该上课上课,该斩魂斩魂,一手挑起地府新秩序,斩魂刀所到之处,鬼神退散——顺便又一次把昆仑君领回了家。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夜之间争先恐后地回到了正轨,就连小鬼闹事的案子都不见踪影。特殊调查处又恢复了集体在办公室混日子的日常,这让这段时间感觉把一整年的班都加完了的特殊调查处众人无可适从。再加上得知昆仑君竟然是赵云澜那个德行的圣人,众人在最初的崇敬以后纷纷表示幻灭,一夜之间都成了混吃等死的咸鱼,光明正大地在上班时间划水,只剩下桑赞还在...

2017-04-10

闻光·七

就想安利一下最近湖南台在放的人民的名义
挺有意思的,给我一种默读的感觉…


三点十三,嫌疑人回到卧室,坐立不安。
三点半,打开电视。
四点二十四,离开卧室,接了一杯水回来。
……
陶然生怕漏过了什么细节,记得事无巨细,只要是他俩能在望远镜里看到的举动,哪怕那屋里的姑娘只是端起遥控器这样细小的动作,都被他仔仔细细地记在纸上,零零碎碎地很快就记了一页纸。中途记录的纸还被骆闻舟抢去瞄了一眼,骆警官只是眼光飞快地扫了一遍,就很是大方地送了陶然四字评语:婆婆妈妈。
然后他把这页纸飞回给陶然,又凑到望远镜前面,朝对面的三楼看去——举止奇怪的姑娘似乎在翻看一个黑色的大包。骆闻舟赶紧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又推了一把陶然:“...

2017-04-01
1 / 2

© 闻光 | Powered by LOFTER